卓多姿娱乐

而另一边,在选秀中“再造”一个杨超越

简介: 而另一边,在选秀中“再造”一个杨超越,也成为了无数经纪公司前仆后继的梦想。

无锈钵 |文“希望超越姐姐保佑我高考上岸,考上心仪的大学。

尽管伴随着火箭少女101的解散,杨超越本人已经将自己的微博认证改为了:“歌手、演员”,但这似乎并不能动摇她在年轻一代人心目中的“活锦鲤”的地位。

7月8日,微博上,“杨超越锦鲤”话题的阅读总量已经高达1.8亿,近6万人在这个当代互联网的大型许愿池中,留下了自己对于未来的美好期待。

而另一边,在选秀中“再造”一个杨超越,也成为了无数经纪公司前仆后继的梦想。

事实也是如此,至少在今年热播的两档选秀综艺《青春有你2》和《创造营2020》中,资本并没有赌赢。

同样背负着业务能力差这一标签的“小作精”虞书欣和“泪失禁体质”张艺凡,尽管双双获得了成团的名额,但几乎没有为选秀圈之外的土地带来任何震动。

截止目前,“虞书欣锦鲤”和“张艺凡锦鲤”两大超话的合计阅读量停留在5万左右。

剥开经纪公司琳琅满目的人设包装背后,即使是最疯狂的粉丝,内心深处也都明白:“这并不是一场平民的胜利。

”无法复制的“平民公主”许多描述杨超越的文章喜欢这样开头:“《创造101》总决赛结束后,取代‘101成团’和‘孟美岐C位’登顶热搜榜单的是‘杨超越划水’。

”无独有偶,知乎上,“你为什么喜欢杨超越”和“你为什么不喜欢杨超越”这两个词条之间的阅读量也相差巨大,后者一度达到了前者的20倍。

层出不穷的质疑背后,没有人能够解释这样的现象,在被韩国造星流水线洗刷至今的这片土地上,一个唱歌跳舞“车祸不断”的人,不仅堂而皇之的坐上了女团首发成团位的宝座,还收获了足以令所有人羡艳的话题和关注度。

这一系列令人无法理解的事实,早在创造101的第一期,就已经被黄子韬作出了命名:“观众缘。

”宗教的术语里,“缘”指代的是两者之间相隔遥远、却又互相连结的纽带,这种玄而又玄的东西无法言说,也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。

去年4月19日,杨超越本人转发了一条活动微博,隔空为她的程序员粉丝加油。

那一天晚上,超过78个团队聚集在羊村之巅,参与了由贴吧—杨超越吧吧主举办的第一届“杨超越”杯编程大赛。

这些来自五湖四海,年龄也各不相同的参赛者们,在规定时间内,提交出了包括手游、大数据地图可视化、物联网系统等“硬核”编程作品。

即使是站立在2020年的时间节点向前俯瞰,这一系列故事也足以称得上魔幻。

缺乏实力的哭精杨超越同一群钢铁直男产生了关联,在那之前,属于这一群体的标签,更多的是“高圆圆、格子衬衫和高尔夫gti”。

现实的艺术性远超一切幻想,落座的那一刻,担任点评嘉宾的鹅厂工程师王辉,只用一句话就证实了自己的粉丝身份:“大家好,我也是村民”。

“村民”,是杨超越男粉对于自己的专属称谓,这一标签起源于杨超越在创造101舞台上的一句名言:“我是全村的希望。

”在此基础上,《GQ》后续的报道则挖掘出了更多的细节,“出生在盐城市大丰区的一个村子里”、“父亲在三十多公里外的钢铁厂打工,每天骑车往返”、“主业是种棉花、麦子、玉米”。

出生在这样家庭的杨超越,初三毕业就选择了辍学打工,剪拉链、当服务员,最后促使她报名当女团的,是对方在招聘广告里开出的无法拒绝的提议:“发2000块钱现金,包吃住。

”某种程度上,这一系列带有强烈阶层色彩的生活背景,或许才是促使杨超越爆火背后的关键元素。

网友总结的人设路线里,属于虞书欣的标签是“富婆”、“小公主”、“不努力就要回去继承家产”,这些颇具玛丽苏色彩的形象完美的包容了她的“作精”特点。

但相较而言,杨超越的村民粉丝在忠诚度上,无疑更加具备优势,跨越2018上半年的打投热潮里,互联网上不止一次的出现过“村花除了我们就什么都没有”的性语言。

光线传媒青春光线总裁、畅销书作家丁丁张在当年采访杨超越后也指出:“她的身上,甚至有2018年的年度性。

”还有一点他没有明说:这种年度性本身,或许是无法复制的。

《青春有你2》热播的同时,许多网友都曾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:有多位选手被拿来与杨超越进行对照,铺天盖地的通稿背后,营销号也都在期待着下一个“杨超越”的降临。

而对于这一场盛大的寻找杨超越活动,熟悉选秀制度的圈内人士却并不感到乐观:“像杨超越的人越多,就越说明大家其实并不清楚杨超越火爆的深层逻辑,人人都是杨超越的背后,其实就是人人都不是杨超越。

”“女团是娱乐工业流水线的产物,而杨超越不是,从这个角度来说,她或许是不可复制的。

”再无杨超越的背后,是不断“内卷”的娱乐产业如果问内地的所有明星里,同选秀行业关联最深的人是谁,或许并不是杨超越,而是李宇春。

两年前“全民土创”的风潮里,作为见证中国选秀十余年成长的“前辈”,她以特邀嘉宾的身份压轴出场,同姜文、黄渤、彭于晏等重量级明星同台为学员助力。

四个月前,腾讯发布了2019年全年的财报数据,这之中,腾讯视频全年的运营亏损尽管被进一步收窄,但仍然维持在30亿元左右,当然,这一数字比起另外两家,已经算的上是相当不错,毕竟,仅仅2020年的第一个季度,爱奇艺的净亏损额就已经达到了29亿元。

《创造营2020》总决赛之后,面对徐艺洋第八位无法出道的现实,不少粉丝旋即在社交媒体上提出了质疑,榜单显示,截止7月4日晚上7点,酸奶集资榜和微博粉丝榜单上,徐艺洋的数据还远远高于第七位出道的选手张艺凡。

作为硬糖少女303成团位的最后一人,公开资料显示,张艺凡背后的东家是时代峰峻,这一演艺圈内的知名经纪公司旗下坐拥数位顶流艺人,其中包括华语乐坛吸粉无数的组合“TFboys”。

而在这场充斥着崭新规则的游戏中,或许永远不会再有下一个李宇春和杨超越的出现,除非她们付得起门票的价钱。

回过头来,思考杨超越的爆红,不难发现,跨越阶层的属性,赋予了她独一无二的热度。

而在此基础上,远比外表更为强大的内心,才是她真正能承受这份命运礼物的关键。

喜欢杨超越的粉丝总喜欢津津乐道两个故事,一个是她在咖啡馆打工时,有人跟她搭讪,说小妹妹你真可爱,我帮你也点一份牛排,你坐下来陪我一起吃好不好?

相较于为了2000元钱在镜头前被全网嘲笑,她原本可以选择一条更为“轻松”的道路。

此前的一篇文章里,有人送了她一个头衔:“时代的素人英雄。

”这种素人的身份赋予了她被无限宽容的特殊优待,从杨超越登上火箭少女101的宝座开始,这个形象在粉丝眼里就已经无坚不摧。

一位音乐行业的从业者这样抒发她的不理解:“这句歌词会破音的人都会唱,但杨超越唱了,它就不再是失误,反而是亮点,为此,所有没有失误的团员都必须要感谢她。

”7月5日,这首歌的一个改编版登上微博热搜。

金承志和他的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,把这首欢快的神曲改成了“催泪版”,重新创作大部分词曲后,戳中了很多不追星、不看女团的普通网友的泪点。

”面对采访,金承志解释了他心目中的“卡路里”:所谓“卡路里”,是每个人自带的“比喻”,都被卡在“路程”里。

”一个素人,就这样燃烧自己,释放出了属于偶像的光芒。

而在遥远的光芒之外,无数经纪公司还在蠢蠢欲动,希望在机缘巧合之下,寻找或是培育出下一个“杨超越”。

这背后,是全民偶像的丰厚资本回报,杨超越出道之后,其经纪公司闻澜文化被香港上市公司传递娱乐以9600万元的价格收购。

即使最终不能发现像杨超越这样的现象级流量,发掘到在选秀综艺中有着亮眼表现的选手,同样有机会使他们获得资本的垂青。

或许,真的就像她自己面对镜头时所说的那样: “我觉得这个不是我的世界。

”是不是一个能够量产“杨超越”的世界,并不重要;重要的是此刻,远方风沙滚过的荒芜土地上,成群结队的资本猎犬,正张开嗜血的大口,努力向空中嗅吸着一切同她相像的味道。


以上是文章"

而另一边,在选秀中“再造”一个杨超越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卓多姿娱乐的其它文章